?
  您好,歡迎訪問漢濱網!
首頁  > 新聞中心 > 部門新聞
漢濱區精心打造《蓮花碑》 沖刺陜西省第七屆藝術節
發布時間:[2014-10-17]文章來源:[區文廣局]文章作者:[羅先余]瀏覽次數:6666

(漢濱網訊)振興漢調二黃漢濱擔綱。打造一臺精品劇目是漢濱區2014年振興漢調二黃的重點任務之一。9月27日晚7:30時,漢濱區以漢調二黃傳統大戲《五女拜壽》在省第七屆藝術節安康分會場參演,得到評委和觀眾的高度贊揚和評價。10月21日至22日,我們還將以漢調二黃大戲《蓮花碑》代表安康市赴西安參演,角逐省七藝節劇目大獎。一個劇團2個劇目參演省第七屆藝術節,我們是全省唯一一家。

《蓮花碑》由市區兩級聯袂打造。該劇取材于2013年市振興辦演出的《蓮花臺》。由著名編劇、西安大學教授、碩士生導師謝艷春創編,由上海越劇院藝術室國家一級導演、執導了榮獲多個國家“五個一”工程獎“文化”新劇目獎的童薇薇擔綱導演,由漢調二黃藝術家范惜民擔任唱腔設計,著名戲曲作曲家王加南擔任作曲,著名舞美設計師胡佐擔任舞美設計制作、形體舞蹈、服裝設計與制作,道具設計與制作、燈光設計與制作、燈光設計與操盤手均是國內一流水平的團隊。搭建這樣一個導演團隊,是安康漢調二黃戲曲藝術史上的第一次。實踐證明,他為漢調二黃藝術質量的提高,演員演藝水平的提升,吸收借鑒國內先進的戲曲表現形式起到了十分重大的作用。讓漢調二黃看到了與外面世界的差距,認識到了漢調二黃觀念的落后與不足。

20141017002.jpg

《蓮花碑》講的是秦巴漢水深處一個美麗小鎮的一群人,圍繞尋找這塊土地上過去因百姓善德、人才輩出,皇上御賜蓮花碑的線索展開。劇中,一個美麗的孤身女人荷花左肩扛著贍養瘋了的婆婆、幼小的兒子,又要為生計奔波的小叔子操心的重擔,右肩找著鄉親們不理解發出的風言風語,頭頂著因她而不娶的過去情人的追求,劇中的荷花的確是一個豆腐擔子挑不平衡的女人。而這個女人為了這個家庭,為了這段剪不斷理還亂的情感,為了應付社會上的風云變幻,她堅守一個質樸的信念——不做虧心事,不負自己心。這個品質是在這個物欲橫流、道德扭曲的社會環境中如出水荷花,高潔而耀眼;劇中的建強因貧而失去與心愛的人結成眷屬機遇。為了那份愛、那份情、那份美麗,他拼搏闖蕩,掙來了家當、掙來了事業,但一時掙不來已經失去丈夫的心儀人的心和情。他以為有錢就可以給人以幸福,但這信條則在荷花的面前則屢屢碰壁,他不得明白……在荷花小叔子鬼迷心竅犯事的事件處理中,在為找荷花瘋婆婆的奔勞中,在與荷花兒子的用情交心中,最后還是用情感和情緒敲開了荷花因責任而封閉的心。建強用形象詮釋了金錢不是萬能的和金錢可以買來物質而買不來感情的社會價值取向;瘋了婆婆為什么瘋?她裝瘋賣傻是為遮掩大兒子為蓮花碑喪命的事實,擔心荷花領走孫子,擔心自己無人照顧。但她的裝瘋賣傻所隱隱擔心的事仍發生在迷途的羔羊——小兒子小山的身上,造假碑騙人錢財得罪了黑道人物。在荷花以柔弱身軀,頂天立地的姿態,如柱如磐的承諾和建強及眾鄉親的解圍中,才明白什么叫犯法,什么叫千萬別沾“黑”的囑咐份量;戲中高美麗的尖酸刻薄,陳大寶的好吃懶做,指望一鋤頭從地上挖個金疙瘩妄想和行為是劇中的兩個“調合面兒”,給整個劇帶來另外的一種氛圍和話題,還有文物販子的兇惡,一群愛嚼舌頭的女人都為荷花這個主題人物的塑造起到了益彰益彩的作用。

20141017005.jpg

音樂的改革和創新是該劇的成功之處。該劇在音樂上采取雙軌制,即:由安康漢調二黃作曲家范惜民先生完成唱腔設計,以保持漢調二黃傳統音樂、特色音樂的根本。由王加南負責情緒音樂、背景音樂的設計。王加南先生在廣泛研究了安康民歌的基礎上選擇了紫陽民歌《挑水歌》《姐兒門前一樹槐》等作為背景音樂,并把“安康小場子”之《的字歌》等音樂穿插其中,讓安康地方音樂在整臺戲中融為一體、相互錯落、相得益彰。可以讓觀眾在聽覺上得到調整,得到不同音符的享受。同時,為了增加現代音樂元素,增加音樂色彩,王加南先生提出走制作“迷迪”與現場伴奏相結合的思路,這樣做的好處一是可以讓音樂的色彩豐富起來,同時還減少人員、減少開支,便于今后演出。

時新的舞美設計給安康戲劇開了亮色《蓮花碑》五場戲五個背景,七次變化,場場都是真材實料做。用高科技的倒房子、拉起來恢復原狀繼續用,用看似四個景片實為一體的專利產品,用活動的背景變幻月亮的陰晴圓缺,最后一場有實景荷花、有半裝飾荷花、有手繪布景,還有那個大樹就分有繪畫底色樹葉、有網掛樹葉、有實插樹葉等。尤其把舞臺設計成坡度狀,讓層次出場亮相的演員給觀眾以視角均等。這些設計和制作,在以前的安康舞臺上是沒有見過的,我們也是企盼這一種制作在給該劇增添亮色的同時能給安康的戲劇舞美制作帶來新觀念、新思想、新方法、新境界。

20141017003.jpg

舞美設計緊扣秦巴山水、漢江風物及人文歷史。房是秦巴人家的房,樹是秦嶺以南的樹,柴堆、水井、桌凳都是安康人生活的樣式,是該劇的有機組成部分。

始終貫穿戲劇程式讓傳承、保護、發展傳統戲劇變成實在。戲曲的標志是音樂。戲曲的程式表演是戲曲區別于其它任何舞臺藝術的根本。如何改掉滿臺子青年演員們演現代戲是小品表演加戲曲演唱的毛病,排出既有戲曲內涵,又符合現代觀眾品味的戲曲,童薇薇導演給了我們答案。

以主演荷花的扮演者陳姍為例,她一出場就擔著豆腐擔子。童導就強調,走的步子必須符合戲劇的程式要求,其形體要有藝術的美感,同時要把豆腐擔子作為舞蹈的道具,并與之融為一體,達到步子、體形、舞蹈、道具、表情、唱音六位一體,同時要與調侃她美麗的眾人互動互融。這在以前的排練是沒有見過的,也是陳姍沒有經過的。為了達到童導嚴格要求的藝術水準,她一個多月的排練,僅護膝就磨爛了三套。

開場籮筐篩子盛著瓜果蔬菜的戲曲程式與舞蹈的結合,在高低遠近的叫賣聲中讓集市藝術化起來;小星星聽二叔致富的暢想爬上桌子入神的神態,讓人親切而聯想;小山遭文物販子群體的毆打及群體的定格式造型,叫人膽戰心驚;荷花護小叔子在忙亂中不丟戲曲程式之美,在風雨交加中尋找婆婆奔跑不失古典戲的碎步、花指與環眼、柔身之神,令人享受戲曲經典;高美麗的扮演者馬靜刻薄刁鉆的表演不失傳統戲曲彩旦的風韻;陳大寶的扮演者汪濤的胡攪蠻纏和上不著天下不著地的想法和行為又有較強的文丑氣息;建強的扮演者袁小龍時而因情生行,時而大氣頂天,時而愁苦不堪,時而動若奔兔,但文小生的表演程式,手眼身法步不離;婆婆的老旦表演也有規有矩。總之,孩子演員們在這場現代大戲中找到戲曲表演的感覺,開始運用傳統戲曲精華來體會角色、理解角色、演繹角色。

應該說,這只是一個良好的開端,離真正的戲曲的程式化要求還有很大的距離,有很遠的路要走。這需要孩子們在今后的藝術實踐中不斷探索、不斷結合、不斷吸收、不斷運用。只有如此,才能不斷取得進步。

我們希望《蓮花碑》赴西安成功演出,用優異的成績沖刺2016年5月在陜西舉辦的國家第十一屆藝術節。

 

點擊排行
?
返回頂部
福彩幸运彩200期走势图